東方紅1949 40集全

主演:
唐國強孫維民王伍福
導演:
蘇舟
類型:
電視劇 戰爭歷史
地區:
內地
年份:
2009
東方紅1949 第1集
1948年3月,毛澤東鑒于全國解放戰爭形勢迅猛發展的需要,決定率中央機關東渡黃河到華北,指揮影響中國命運的生死大決戰。黃河古渡口,擠滿前來為毛澤東等人送行的老百姓。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從堤岸上走下來。老百姓不分男女老少都擁了上去。警衛員張虛在毛澤東身邊急得前后推擋人群。毛澤東朝張虛瞪了一眼,張虛無奈地閃到了一邊。送別的鄉親簇擁著毛澤東等人,他們拿著各種送別禮物,往毛澤東的手里、衣兜里,甚至懷里塞著。
東方紅1949 第2集
毛澤東把一個小男孩親昵地抱起來舉到頭頂,撂到自己寬大的肩膀上。小男孩頑皮地在毛澤東頭上揮舞著臟兮兮的雙手,兩條沾滿泥巴的小腿在毛澤東胸前胡亂晃動,引得眾人一片哄笑。毛澤東背著男孩,不時彎下腰來仔細傾聽老鄉們的訴說。一片人聲鼎沸中,毛澤東那高高的背著男孩的身影與四周緊圍著的老百姓密不可分、難舍難離的情景,令人動容。在一邊的江青見此情景趕忙掏出一架德國相機,把鏡頭對準這一動人的場景。張虛攙扶著毛澤東登上渡船。周恩來、任弼時、江青等也分別上船。
東方紅1949 第3集
一輪紅日噴薄欲出。突然,船后的岸邊,響起一個嘶啞而高亢的男高音:東方紅,太陽升——毛澤東回望西岸。岸邊站著許多送別的百姓。晨光中,人群猶如一組群雕,肅穆而莊嚴。響起排山倒海般的合唱聲,岸邊所有的人都唱起了《東方紅》。宏大的合唱壓過了黃河的浪濤,響徹天地。毛澤東熱淚盈眶,他對周恩來說,在陜北13年,今天離開了,陜北人民對革命有功,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東方紅》的大合唱聲中,冉冉升起的紅日映照黃河。毛澤東站在船頭,凝望奔騰洶涌的黃河。
東方紅1949 第4集
東方一輪紅日噴薄而出,火紅的陽光照耀在金色的黃河上,仿若一河流金。4月13日,毛澤東到達晉察冀根據地的一個小村子城南莊。司令員聶榮臻帶領大家迎接毛澤東,每個人都欣喜萬分。但人群里卻有一雙陰沉的眼睛在窺視著毛澤東,此人是晉察冀軍區司令部機關小灶食堂司務長劉從文,國民黨軍統潛伏的特務。在毛澤東到達城南莊的這一刻起,刺殺毛澤東的陰謀便開始實施了。在蔣介石的官邸內。蔣介石在收音機里聽到了不利于自己的軍事消息,他沮喪地關掉了收音機。軍統保密局局長毛人鳳肅立在蔣介石身邊。毛人鳳向蔣介石稟報了由谷正藩策劃的謀殺毛澤東的行動已展開,“毛澤東身邊有我們的人。”蔣介石暗喜。毛人鳳得意一笑,叫進了谷正藩。蔣介石對谷正藩的干練英姿頗為贊賞,表面卻不動聲色。谷正藩向蔣介石演示了暗殺毛澤東的具體部署。蔣介石聽后極為滿意。但蔣介石對谷正藩略顯單薄的身軀有所不滿,
東方紅1949 第5集
蔣介石大驚失色。谷正藩請求蔣介石給予他們調動轟炸機的權利。蔣介石立即答應,并贊嘆谷正藩是一女中豪杰。傍晚,城南毛澤東住處。江青拿著一張剛洗出來的照片,喜不自禁地要給毛澤東看她偷拍下來的毛澤東東渡黃河的照片。毛澤東看了照片給它取了個名字叫“血融于水”。這時,張虛領著聶榮臻走進來。聶榮臻看了照片后也贊賞了一番。江青得意極了,硬是要拿出去發表,卻被毛澤東制止。
東方紅1949 第6集
江青氣乎乎把那張照片扔在地上,甩門而去。聶榮臻和張虛尷尬站在那兒。毛澤東揀起照片自嘲地說:得,清官難斷家務事!然后就同聶榮臻談起了正事。張虛悄悄掩上門,退了出去。劉從文試圖引導國民黨飛機轟炸毛澤東住處,想出一計,將“汾酒”瓶子砸成碎玻璃,敲碎后把碎玻璃藏了起來。然后,他又去偷偷收集了許多碎玻璃。毛澤東的住處是一個獨立的院宅,四周是光禿禿的田野和小路。劉從文背著碎玻璃麻袋過來了。他走到路邊,用剪刀將麻袋的下角剪了個洞,玻璃碎片從洞口掉落下來。劉從文沿著毛澤東住處四周遠遠地繞著走,碎玻璃在他身后一路不停地掉下來。幽暗的月光下,落在地上、路邊的碎玻璃微微閃爍出反光。劉從文撒完碎玻璃后,鬼鬼祟祟剛要摸進門,卻不料被同事老高發現。劉從文慌忙掩飾,以去外面找娘們為由蒙過了老高。
東方紅1949 第7集
毛澤東又工作到凌晨,張虛想給毛澤東搞點吃的,毛澤東怕驚動炊事員,便讓張虛去烤幾個芋頭來。張虛把烤熟的芋頭端給毛澤東,毛澤東高興地拿起一個芋頭吃起來。窗戶上映出了晨曦,毛澤東自得其樂,情不自禁地吟誦起自己的一首詩來:“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張虛見狀悄悄退了出去。10多分鐘后,房間里傳來了呼嚕聲,張虛輕手輕腳走進房間,只見碟子里的芋頭只剩下一只,毛澤東已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突然,張虛聽出毛澤東的呼嚕有點異樣,仔細一看,毛澤東嘴里還含著半個芋頭。張虛的眼眶濕潤了,他小心翼翼把毛澤東嘴里的芋頭扣出來,卻不料,驚醒了毛澤東,毛澤東睜開滿是紅絲的眼睛,怒氣沖沖地問怎么回事?張虛結結巴巴想解釋,毛澤東這才清醒過來,說剛才在夢中我正作出一個大決定呢,不去蘇聯了,就這么定了。張虛忙解釋說毛澤東剛才睡著了,還有半個芋頭含在嘴里。毛澤東沒責備他,笑著說,半個芋頭沒吃呢,多可惜啊,不能浪費了。他揀起碟子里的那半個芋頭,
東方紅1949 第8集
第二天清晨,城南莊突然響起防空警報,原來是敵人的偵察機來了。張虛大驚,急速奔向毛澤東的房間,但毛澤東此時剛剛睡下,張虛正在焦急,聶榮臻趕到,說偵察機來后必有轟炸機,馬上讓主席轉移,不管主席同不同意,你們把他架起來就跑。張虛叫醒毛澤東,毛澤東卻說了聲知道了,仍若無其事地躺在床上。張虛催促快到防空洞里躲一躲,毛澤東慢悠悠地伸出一只手,叫拿煙來。張虛急得去拉毛澤東,毛澤東風趣地說,慌什么?他來就是丟下一點鋼鐵,正好打幾把鋤頭開荒呢。
東方紅1949 第9集
天空中,轟炸機里的飛行員看見了圍繞著毛澤東住處院子的碎玻璃在晨光里閃閃發光,目標暴露無遺。投彈手對著碎玻璃閃出的光圈,投下了炸彈。情況萬分危急,張虛硬是動手去架毛澤東。毛澤東惱怒,吼一聲,你敢架我毛澤東?張虛也沖毛澤東大吼,現在你必須聽我的,我還真架你!張虛不由分說,和警衛員陳根生架著毛澤東就跑。剛出門口幾步,頭上一陣尖嘯,幾顆炸彈落下來,在他們身后的院子爆炸。毛澤東要停下,說,不要緊了,它炸的目標是房子,我們出了院子就安全了,快放開我。張虛和陳根生不肯停留,一直架著毛澤東進了防空洞。一架敵機俯沖下來,在防空洞外扔了顆炸彈,猛烈的爆炸震得大家目瞪口呆。毛澤東卻不當一回事,他笑嘻嘻地舉起捏在手里的煙,說,我的煙還沒抽呢。
東方紅1949 第10集
毛澤東的院子被炸,衛士們忙著清理,劉從文過去幫忙,趁機悄悄把殘余的碎玻璃收了起來。他找了個山溝,把碎玻璃全扔了。敵機轟炸毛澤東住處的事引起了李克農的警覺,他在院子外找到幾顆碎玻璃,其中有一顆上貼著“汾酒”的商標。李克農懷疑有內奸,讓張虛暗中調查。張虛后又在山溝里發現一大堆碎玻璃。李克農和張虛都對碎玻璃產生了疑問,總感覺跟轟炸有關,可又未能發現其他蛛絲馬跡。此事一時成了懸案。
東方紅1949 第11集
國民黨報紙登出毛澤東住處被炸的消息,還附上現場照片,稱毛澤東生死不明。蔣介石喜形于色,親自到保密局看望了谷正藩。恰巧親眼目睹谷正藩跟人格斗,她瘋了似的大喊“你死我活”,把對手打得無招架之力。蔣介石對谷正藩的才干很是贊賞,當即把谷正藩留在身邊,升任總統府軍務局特別行動組上校處長,專門負責特別行動。毛澤東住到花村,此時粟裕對中央讓他率部渡江南下的命令提出異議,毛澤東召粟裕面談,聲色俱厲,但最后卻接受了粟裕的意見,決定在江北打大戰役,這為以后的淮海戰役埋下了伏筆。
東方紅1949 第12集
5月底,毛澤東離開城南莊到達西柏坡。中央五大書記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任弼時會合,西柏坡成了指揮解放戰爭的“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毛澤東的小女兒李訥回到毛澤東身邊,當眾給父親表演了一段京戲。毛澤東喜形于色,抱著李訥親個不住。父女情深的場面,令張虛等人極為感動。西柏坡放電影,是《列寧在一九一八》,還有幾個短紀錄片。李訥請自己的父親帶她一塊去看,毛澤東聽說紀錄片里有他轉戰陜北的鏡頭,就不想去了,李訥委屈得都哭了,后來毛澤東聽張虛說還有《列寧在一九一八》,這才同意去看。電影放到列寧遭到女特務行刺的鏡頭,大家都很激憤,也在看電影的劉從文害怕了,偷偷溜走。張虛受到很大震動,他向李克農表示,發生在列寧身上的事,絕不能發生在毛澤東身上。
東方紅1949 第13集
蔣介石和顧祝同、陳誠等心腹將領一塊看戲,演的是《群英會》,顧祝同拍蔣介石馬屁,說臺上演群英會,臺下也是群英會啊。蔣介石很是欣慰,說有你們這些英才在,國家還是有希望的。不一會,戲開演了,只見演周瑜的演員喝一聲:“有請蔣先生。”簾子一掀,只見一個白鼻子的蔣先生(蔣干)一步三搖地走了出來,一身的媚骨賤相。蔣介石當即勃然大怒,罵了聲娘希匹,竟然拂袖而去,弄得正在興頭上的眾將領面面相覷。毛岸英帶著女朋友劉思齊來看毛澤東。毛岸英提出要與劉思齊結婚,因劉思齊不滿18歲,毛澤東不同意,父子倆發生沖突,毛岸英一氣之下不理毛澤東。李訥把毛澤東和毛岸英吵架的事情告訴了江青。江青叫李訥把張虛叫來。張虛來后,江青叫他去勸勸毛澤東。張虛去為毛岸英說情,但毛澤東根本不聽張虛的話,反而氣沖沖進了毛岸英的房間,把毛岸英罵了一通。
東方紅1949 第14集
毛澤東與張虛在野外散步時碰見了毛岸英,毛澤東問兒子結婚的事想通沒有,毛岸英說想通了,打算同劉思齊年后結婚。毛澤東滿意地笑了:這才像我的兒子嘛。我送你八個字:愛不避親、公不庇私。毛岸英眼眶一熱,把頭撲進毛澤東那寬大的胸懷里,突然無聲地抽泣起來,肩膀在猛烈地抽搐著,像是委屈又像是寬慰。毛澤東的眼眶里也濕潤了惰不自禁地拍著幾子的肩膀喃喃說:好了好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嘛……毛澤東雖這么說,自已卻淚水奪眶而出。張虛遠遠見此情景也熱淚盈眶。
東方紅1949 第15集
張虛突然想起城南莊空襲事,把自己心中的疑問告訴了毛澤東。張虛認為碎玻璃和空襲有關,但不知這之間有什么關系?毛澤東猜測:會不會有一個喜歡喝汾酒的家伙己潛伏到我們的身邊了?張虛猛然醒悟。毛澤東又提醒張虛:一是喜歡喝,二是要喝得起!經毛澤東提醒后,張虛更是深受啟發。
東方紅1949 第16集
谷正藩在跟人格斗。一個彪形大漢被她擊倒,渾身血污,再也爬不起來。谷正藩卻打瘋了,站在場邊陪練的人一個個萎縮不前。谷正藩狂怒,一拳擊倒一個陪練:廢物!正在這時,一個人影飛過來,輕巧地落在谷正藩身后。這人一身黑色緊身衣,蒙面,只露出兩只眼睛。谷正藩大喜:來得好!她搶上前去,不由分說,跟黑衣人斗在一處。兩人的功夫竟然勢均力敵,打得難解難分。谷正藩故意賣了個破綻,等黑衣人揮拳上前,她突然一個轉身,一把撕下了黑衣人的面罩。
東方紅1949 第17集
出現在她面前的是她在特務訓練班的同學王祖德。原來王祖德是毛人鳳安排給谷正藩的人,來協助谷正藩的行動的。張虛守在毛澤東的門口,怕有人打攪毛澤東睡覺,絲毫不敢懈怠。院子里異常安靜。一個巨大的石碾邊,有兩只母雞在院子里走動,咯咯地叫。張虛輕手輕腳驅趕母雞。這時,三個農家婦女牽著頭小毛驢、拿著麥子竹匾來磨糧食了。她們嘻嘻哈哈大著嗓門進了院子。
東方紅1949 第18集
張虛因這幾個農家婦女的大聲喧嘩,而同她們吵起了嘴。毛澤東被吵醒了,他看見張虛對鄉親十分無禮,就批評了張虛,并罰他在太陽下站兩個小時。毛澤東因被吵醒后就不能了入睡了,就陪鄉親們活動活動,幫她們牽著毛驢繞著石碾子轉起圈圈來。農婦們過意不去,叫毛澤東不要再體罰張虛,毛澤東看在農婦的求情下就放過了張虛了,但仍教導了張虛一番:我們出生入死鬧革命圖啥?還不是要為老百姓謀生存、謀幸福嗎?毛澤東的言行深深感動了在場的農婦們。
東方紅1949 第19集
谷正藩在瘋狂地擊打沙袋。她怒吼著:你死我活,你死我活!沙袋被她打得亂晃起來。她的神情越來越狂暴。終于,她覺得不過癮似的,放開沙袋,對著訓練場大喊:人呢?都哪去了?你們給我出來!可訓練場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就在這時,一個人影閃了出來,是王祖德。王祖德的手里,還捧著一束鮮紅的玫瑰花。谷正藩吃了一驚,呆呆地看著王祖德。
東方紅1949 第20集
原來王祖德是來向谷正藩獻殷勤的。谷正藩把滿腔怒火都朝向王德祖發去。王祖德雖血流滿面,玫瑰花也掉在地上,但仍不發火。谷正藩被王祖德的表現感動了,她突然撲到沙袋上,失聲痛哭起來。她哭得傷心之極。王祖德輕輕摟住了她:你到底怎么啦?
東方紅1949 第21集
在解放軍勢如破竹進軍江南,迫近上海的時候,蔣介石在溪口再也呆不下去了。他帶著蔣經國一家辭別祖墳,蔣經國的妻子蔣方良是俄國人,不懂跪拜,在墳前鞠躬了事,蔣介石大怒,當場斥責蔣方良,說俄國人不懂禮節。4月24日,蔣介石命蔣經國用飛機將妻兒送往臺灣。他對蔣經國說,最擔心的是共產黨會挖了他蔣家的祖墳。第二天,他帶著蔣經國走上飛鳳山頂,對著故鄉的山水作最后的眺望。其心里的痛楚,真可謂欲哭無淚。然后,蔣介石蔣經國父子乘剡溪渡輪到達溪南,在溪南新砌的石岸上緩緩步行,遙望對岸祖居,無限依戀。傍晚時分,蔣介石和蔣經國來到海邊,登上早已停泊在那兒的“太康”號軍艦,駛往上海
東方紅1949 第22集
谷正藩為這次空襲得逞大為振奮,與王祖德喝酒慶賀。張虛敏感到是隱藏在內部的特務提供了情報,與李克農研究對策,決心挖出這個危險的敵人。毛人鳳來監獄探望谷正涵,并洋洋得意地告訴她,北平南苑機場被炸,是谷正藩提供的情報。谷正涵感覺到谷正藩的危害越來越大,加緊跟獄中的黨組織聯系。但黨組織對她仍然有懷疑,情急之下,谷正涵決定犧牲自己的生命來證明自己。她撞墻自殺,卻被毛人鳳救活。毛人鳳從谷正涵的行為中預感到有問題,將關在獄中的人全部槍斃
東方紅1949 第23集
蔣介石來到舟山的普陀山,還和蔣經國一起游覽寺廟。一座寺廟里有一處“云水堂”,蔣介石問起出處,和尚說,這是專供朝拜的和尚食宿的,因“云”總是飄來飄去,“水”是不斷流向他方不知去處,和尚行蹤與此相類,故以云水堂命名。蔣介石聽了,黯然傷情,他對蔣經國說,豈獨和尚如云水,世人熙來攘往,莫不如云水。現在我們父子相依為命,海上漂泊,何處是家?這云水說的也是我們啊!回來的路上,蔣介石看見地方的自衛隊官兵為賭博輸贏爭吵不休,大打出手,感慨不已,說,地方基層組織腐敗至此,國家怎么能不敗亡?回到軍艦后,他冥思苦想,對黨國復興事業提出了新的計劃。這套新計劃,竟然是他學習了共產黨的組織辦法而擬訂的。到了這時候,蔣介石的反思不能說不痛切了
東方紅1949 第24集
毛澤東要會見許多民主人士,李克農讓張虛負責保衛工作。一天,毛澤東專程從雙清別墅趕去北京飯店看望剛到北平的張瀾。出發前,他見自己的衣服有補丁,為表示對張瀾的尊重,吩咐張虛說,張瀾先生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做了不少貢獻,在民主人士當中有很高的威望,我們要尊重老先生,你幫我找件好些的衣服換換。張虛在毛澤東的“存貨”里挑了又挑,竟然挑不出一件沒破或沒補丁的衣服。張虛只得向毛澤東報告說,主席,咱們真是窮秀才進京趕考了,一件好衣服都沒有。毛澤東笑著安慰他說,歷來紈绔子弟靠不出好成績,安貧者能成事,嚼得菜根百事可做。我們會考出好成績。張虛建議說,現在找人做衣服已來不及了,要不要去借一件?毛澤東不同意,說,不要借了,有補丁不要緊,整齊干凈就行。張先生是賢達之人,不會怪我們的。就這樣,毛澤東穿著帶補丁的衣服,去北京飯店看望張瀾。
東方紅1949 第25集
張虛有一天在毛澤東住處院子里看到花匠買來的東西,要求警衛人員仔細檢查。于是,花匠去買花都有警衛跟隨。王祖德把定時炸彈藏在花盆里面,用調包計騙過警衛人員,讓花匠送進中南海。花匠不敢去謀害毛澤東,把運花盆的三輪車停在中南海門口,張虛和金泱恰好過來,發現花匠神色有異,又發現花盆里有名堂,當場打開花盆檢查,定時炸彈被搜出。此時定時炸彈即將爆炸,張虛情急之中抓過定時炸彈,騎上三輪車飛快沖出,一直沖到無人的湖邊。三輪車傾覆,張虛被壓,就在定時炸彈爆炸的時候,金泱奮不顧身沖上去救張虛,自己卻負傷。
東方紅1949 第26集
張虛到醫院看望谷正藩,他對谷正藩的關心,使谷正藩以為張虛是真心喜歡她,暗自松了口氣。上海發行的人民幣很快貶值,被市民兌換成黃金、白銀,投機商趁機搗亂,金融形勢非常嚴峻。陳毅決定拋出10萬銀元救市,卻無濟于事。毛澤東對此事高度關注,蔣介石則幸災樂禍,認為共產黨治理上海肯定要吃敗仗。陳毅決定打擊投機商,派軍隊包圍證券大樓,逮捕了一些搗亂分子。這一仗大獲全勝,上海的金融市場終于穩定下來。
東方紅1949 第27集
張虛去醫院看望谷正藩,谷正藩對張虛很親熱,被金泱看見。金泱心里很痛楚,她不知道,張虛比她更痛苦,他一方面懷疑谷正藩,另一方面卻不得不跟她保持一種感情上的關系。谷正藩也很矛盾,心里老是閃過對他癡心不改的王祖德。王祖德找到醫院,跟谷正藩重新取得聯系,谷正藩被王祖德對她的關心感動。張虛接谷正藩出院,兩人來到故宮里的御花園,玩起了官兵捉強盜的游戲。谷正藩在假山里玩的真真假假的動作,讓張虛感覺到她受過專業訓練,對她的懷疑又進了一步。
東方紅1949 第28集
王羲之的拓本拿到后,毛澤東愛不釋手,放下手頭繁忙的工作,練起書法來。黃炎培對他的寶貝十分珍愛,也很“較真”,怕毛澤東拖期,常打電話來催問。這可惹煩了毛澤東,生氣地說,說好了一個月的期限,怎么也學會逼債了!到了該還的時間,毛澤東竟然練到深夜,然后把王羲之的拓本交給李根生,讓他務必在零點前送到黃炎培手上。黃炎培“逼債”逼到毛澤東頭上,對這件事,毛澤東總是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黃炎培不夠朋友夠英雄。任弼時身體不好,正在養病,毛澤東便把黃炎培送的紅魚轉送給他。任弼時覺得周恩來比他辛苦,就把紅魚送給周恩來。而周恩來認為毛澤東最辛苦,又把紅魚送給毛澤東。一缸紅魚轉了一圈,又回到毛澤東身邊,毛澤東被戰友之間的情意感動了,最后沒辦法,只得專門寫了張紙條,連同紅魚一起再送給任弼時,說明是讓他養病時觀賞的。任弼時體會到毛澤東對他的關切,終于收下。
東方紅1949 第29集
谷正藩大怒,狠狠地教訓了王祖德一頓,認為他們的目標不是一個小小的特情處長,而是毛澤東,王祖德刺殺張虛的行動是在做蠢事。王祖德卻認定谷正藩心里有張虛,谷正藩只得在王祖德面前發誓,她絕不會愛上任何男人。谷正藩精心安排了暗殺計劃和聯絡方式。第二天,王祖德在特情處對面的街上租了間房間住下來。這個房間可以看見特情處和公安分局,也可以看見谷正藩的辦公室。張虛和梁宏集合特情處人員準備出發,他特意把金泱留下,讓她秘密監視谷正藩的行蹤。谷正藩卻利用跟王祖德約定的信號,巧妙地發出了情報。王祖德趕回永豐制衣廠,交給段飛一枚定時炸彈,讓段飛去頤和園益壽堂刺殺毛澤東。
東方紅1949 第30集
毛澤東高興壞了,請來周恩來和朱德,樂滋滋地告訴他們,我的洋寶貝回來了。毛澤東得意的樣子,把周恩來和朱德都逗樂了。毛澤東給嬌嬌取了個正式的名字,叫李敏。嬌嬌很是開心。但李敏因為從小在蘇聯長大,喜歡吃面包,炊事員偷偷給李敏做面包吃,毛澤東發現了,嚴厲批評李敏,并且專門開了個會,說我毛澤東的兒女不許搞特殊化。
東方紅1949 第31集
谷正藩對老肖的病情放心不下,約金泱一塊去看老肖。老肖看見谷正藩,表情很恐懼,并且死死拉著金泱的手,金泱有所察覺,去向張虛匯報情況。張虛當即和金泱趕向醫院。谷正藩決定再冒一次險,殺死老肖。她潛入醫院,用迷藥迷倒護士,然后扮成護士,殺了保衛老肖的警察,進入老肖的病房。但就在谷正藩動手的時候,張虛和金泱趕到。谷正藩只得逃離。老肖受了極度驚嚇,又昏迷不醒。蔣介石決定進一步剝奪李宗仁的權力,親自飛到廣州,主持召開國民黨中央常會,討論并成立“中央非常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成立,表明蔣介石實際上已從幕后走到臺前,通過這個組織,他恢復了對黨政軍的直接控制,李宗仁從此再難有作為了。
東方紅1949 第32集
張虛懷疑谷正藩冒充谷正涵,故意試探,請谷正藩去看《貍貓換太子》,谷正藩的表現卻沒有任何漏洞,張虛還是找不到證據。蔣介石對云南省主席盧漢一直不放心,毛人鳳密報盧漢跟共產黨有聯系,蔣介石更是心驚,把盧漢叫到重慶問話,盧漢虛與委蛇,蔣介石將信將疑。為了把盧漢綁在自己的戰車上,蔣介石派毛人鳳去昆明,逼迫盧漢清除昆明的地下黨毛澤東接到楊開慧哥哥的來信,知道楊開慧的母親還健在,很是高興。他立刻寫回信,并對毛岸英說,以后一定要去湖南,好好照顧外婆,替我盡一份孝心。他還托人給楊開慧母親送去一份厚禮。
東方紅1949 第33集
毛澤東的許多親戚、故舊、朋友紛紛來信,有的表示祝賀,有的尋求幫助,有些則提出要到北平來。李根生把這些信給毛澤東看,毛澤東很為難,說,我現在當大官了,如果翻臉不認人,人家就會說我毛澤東無情無義,何況有些人過去還幫過我,幫過我們黨呢。如果有求必應,那就成了國民黨的樣子了,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久而久之,就會脫離群眾,就會垮臺。李根生問這些信怎么處理,毛澤東想了想說,以后一般的來信,讓秘書來處理,過一段時間寫個簡報給我過目就行了。實在不好解決的,再交給我。有一天,毛澤東的“七叔公”帶著家人和親戚來到中南海,要見毛澤東。李根生出去接待,“七叔公”得了胃病,是來治病的。李根生將情況報告毛澤東,毛澤東說,既然他有病,就不能不見,不然大家會說我毛澤東不近人情。
東方紅1949 第34集
新政協籌備會再次召開,討論代表名單,毛澤東翻著厚厚的名冊,風趣地對李根生說,這是一部天書啊!這部天書里,匯集了眾多民主黨派人士、國民黨起義將領,還有少數民族代表等,具有相當的廣泛性,所以毛澤東才這么欣喜。政協會議上,大家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有一番爭論,開始是用“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有人提出,既然是共和國,民主就重復了,可以去掉,最后確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但簡稱仍是“中華民國”。老華僑司徒美堂出語驚人,說要拋掉中華民國的爛招牌,得到大家的一致贊同。毛澤東一錘定音,確立了新中國的國號。
東方紅1949 第35集
蔣介石見殺不死傅作義,又耍出了拉攏的一手,給傅作義發電報,要他迷途知返,言辭非常懇切。傅作義置之不理,蔣介石卻又派來了傅作義的老朋友徐永昌當說客,對傅作義威逼利誘,傅作義還是拒絕了蔣介石。王祖德跟潛伏在董其武身邊的特務趙思武接上了頭,趙思武是特訓處處長,專門負責保衛工作。王祖德大喜,說這是把傅作義這條魚交給你這個貓管啊!兩人定下毒計,決定在董其武舉行宴會的時候刺殺傅作義。
東方紅1949 第36集
有一次,張治中來到毛澤東住處,問起他對國旗的意見,毛澤東說了自己的看法。張治中當即反對,他說,中間加一條橫杠,把國旗劈為兩半,不成了分裂國家了嗎?毛澤東聽了之后,感到震驚,也覺得有道理,他說,這是個嚴重問題。不過,有不少人主張用這幅,也有點道理。這樣吧,我找幾個人座談一下。座談會上,經過大家熱烈討論,最后決定用曾聯松設計的這一幅。毛澤東拿著這幅圖案說,我看這個圖案反映了中國革命的實際,表現了我國革命人民的大團結,不但現在要團結,將來也要團結。毛澤東話音剛落,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大家一致通過了國旗的圖案。
東方紅1949 第37集
張虛在金泱的口袋里發現了谷正藩的小鏡子,他回想起金泱跟他說過的鏡子的事,意識到是一條重要線索。回到辦公室仔細研究,發現了秘密。他當即向李克農匯報,“賽金豹”當初從特情處對面的樓房逃走,肯定是谷正藩用小鏡子發的信號。李克農覺得谷正藩的真面目越來越清楚,命令張虛不要打草驚蛇,務必把這幫潛伏特務一網打盡。王祖德撤離永豐制衣廠,季淑嫻不讓他走,王祖德大怒,打了她耳光,季淑嫻傷心痛哭。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在懷仁堂開幕,代表們一致通過,確定了國號、國旗、代國歌,還確定了全世界大部分國家采用的公元紀年方式。改北平為北京,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
東方紅1949 第38集
李宗仁惱火之下,決定親自教訓蔣介石一頓。他上門去見蔣介石,一坐下就說,蔣先生,今天我是以國家元首的地位來對你談話。蔣介石心里暗驚,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居然恭恭敬敬聽李宗仁教訓。李宗仁便放開膽子,把蔣介石的過失一件件數落開來。蔣介石越聽臉色越難看,李宗仁本以為蔣介石會忍不住,他可以乘機跟他大鬧一番,但等李宗仁數落完后,蔣介石又是一臉輕松的樣子,并且,在最后,他抓住一個無關緊要的事情,就是撤換福建省主席朱紹良一事,向李宗仁道歉,承認是他的錯誤,請李宗仁原諒。李宗仁在蔣介石的心機面前敗下陣來,同時也找到這個臺階體面告辭。兩人揮手而別,這一別,給兩人的“金蘭之盟”畫上了句號。
東方紅1949 第39集
我軍的飛機開始訓練,張虛和特情處、公安分局的人都跑出去看,他見谷正藩也在場,故意大聲說,我們的飛機有上百架,都調到南苑機場來了。谷正藩信以為真,拿地圖研究南苑機場的位置,被張虛看在眼里。老肖終于完全清醒過來,向孫局長說出了谷正藩的真實身份。這時,李克農接到重慶地下黨轉來的谷正涵跳樓自殺的報紙,幾條線索會合在一起,谷正藩的真面目終于暴露無遺。
東方紅1949 第40集
谷正藩混入建筑工地當打雜女工,王祖德找到她,兩人偷了兩載重卡車,悄悄離開建筑工地,到了一座古塔邊,從地下的密室里取出了毛人鳳藏下的迫擊炮和炮彈。谷正藩極為得意,說明天的開國大典,她要把共軍南苑機場上的飛機炸個稀巴爛,讓蔣介石的飛機如入無人之境,把開國大典變成一場大災難。張虛一直沒有發現谷正藩的行蹤,心里非常不安,他預感到谷正藩必有大陰謀,冥思苦想,終于在谷正藩遺留下來的一張地圖上發現了線索,并且判斷出谷正藩的最大目標可能是南苑機場。
評論加載中...
大乐透历史开奖全部